一条街都是“旺铺转让”,餐饮店倒闭潮真的来了?

红餐网

2023-11-29

0
0
0
163

“不是卷价格,就是卷铺盖。”

“开小店亏小钱,开大店亏大钱。”

“今年的餐饮,主打一个参与。”


11月,伴随着全国多地气温下降,餐饮人也感受到了“寒意”,不少从业者表示,又一轮闭店潮来了。

企查查数据显示,今年1-10月全国餐饮累计新增注册量为350.1万家,较去年同期多了37.4万家;与此同时,全国餐饮累计吊销量达105.6万家,去年同期为53.8万。


尽管11月通常也是餐饮行业的淡季,但今年的生意似乎格外难做,街上关门转租的餐饮店都比往年更多一些。

近日,实地走访了广州多个商圈、街区,同时采访了北京、成都、深圳、上海等各地餐饮人,发现当下餐饮市场的真实温度完全可以用一个词来概括:寒气逼人。


(一)一条街数十家餐饮店倒闭,转让4个月无人接手


“真的被江南西的倒闭速度震惊到,星期一还去吃的螺蛳粉,星期六再路过已经在搬设备了。”

广州消费者momo(化名)描述,她常去的江南西是广州热门商圈之一,周边有不少大型商业综合体,人气一直都很旺。


“前几天路过时发现,8月已经关店的一家螺蛳粉店至今还空着,无人接手。”momo说道。

这家名为“品疯味”的螺蛳粉店,门头早已被拆,玻璃门上贴着近10张旺铺招租广告。如今快4个月过去,招租广告越来越多,却找不到下一个接手的商户。


△图片来源:红餐网摄


在前往江南西商圈走访当日,离“品疯味”不远的另一家名为“占柳记”的螺蛳粉店,也已经停止营业,正在拆除门店设备。


△图片来源:红餐网摄


沿路直走,2公里长的路,就有10多家门店关店歇业,包括卤肉卷店、炸鸡店、泰国菜店、猪杂粥店、烧烤店等等,这些关门的店大部分是单体小店,也有少数是连锁店。

在一家关门的猪杂粥连锁店前,可以看到门店内的设备都已拆除,店内一片狼藉,只剩一把孤零零的椅子。


更令人感到寒意的是那些连排倒闭的餐饮店,放眼望去,更显得凄凉。比如,连排的4家餐饮店,只剩中间一家小吃店还在营业,其余3家店均已关门。

一位仍在营业的馄饨店店主表示,其对面的小吃店开业才几个月,现在已经开始转租了。“刚开业时生意还是挺火爆的,经常有客人等位,这个月几乎每天都没什么客人。”


江南西商圈的萧条并非特例。

素有广州“茶饮一条街”之称天河南一路,门店洗牌更加残酷。在走访当日,该区域正在转租或者招租的茶饮店就有6家,还有3、4家正在围挡的门店。


△一条街上好几家倒闭的餐饮店,红餐网摄


与此同时,不少仍在经营的门店,与五一期间走访观察时相比,也已经大有不同。比如茶百道旁的珍珠奶茶,已经换成了冰糖葫芦店;茶救星球隔壁的肉夹馍小吃店,也不知什么时候换成了“煲珠公”奶茶店……


广州网红街区六运小区附近,也有不少倒闭的咖啡店、小吃店。

六运一家咖啡店店主CowCow其其表示,11月的营业情况非常不乐观,目前闭店数大于开店数。“临近过年装修、开业、招人都不方便,近期倒闭的这一大批店铺,到明年3月前,都很难找到合适的下家接手。”


△倒闭的咖啡店,红餐网摄


在人口密度更高的广州城中村,不少小吃、快餐店的生意也不好做。

来到广州市天河区车陂附近,这里有大量的村民自建房,也是不少打工人的落脚点,一条弯弯绕绕、几百米长的小路两侧,有10多家餐饮店已经关门。


△图片来源:红餐网摄


其中一家粥粉面的门店招牌还很新,贴着“低价转让、可空铺转”的广告,在转租广告下方,还贴着一张刚发布不久的“招洗碗工”的招聘信息。


△图片来源:红餐网摄


一家牛杂店老板描述到,自家门店开业3个多月,生意越来越差。“想早点把店铺出手,挂了几天转让的牌子,还没找到人接手,现在一边做着一边等着转让。”


这条街上的一家车轮饼店,转让的牌子挂了2个月,还没有转让出去。而在这期间,它旁边的餐饮店已经换了一轮。

综合来看,广州的线下餐饮生意并不乐观。在广州餐饮老板微信群中,不少餐饮老板也直言近期生意难做。


“同比亏损增长。”

“增长没用,比去年赚的还少。”

“ 现在流传一句话,不是卷价格,就是卷铺盖。”

“过完年再开店,现在准备过年了,广州很多地方又变空城。”


△图片来源:红餐网摄


(二)北京、成都、深圳……多地餐饮业进入新一轮寒潮


市场的寒意不止表现在广州。

深圳、北京、成都、贵州、长沙……各地的餐饮市场都不容乐观。


(1)半年亏了近20万,转让时全部设备只卖了5000元


“今年市场行情这么不好吗?转让1个多月还没有成功。”深圳一面包店店主阿欢(化名)表示,自家门店开在小区街道口的位置,人流量也比较大,但1个多月过去,还是没有转让出去。

“上个月还去吃了他家串串,当时客人确实不多,这个月再去就关门了。”贵州消费者辛朦上周末发现,自己经常去的一家串串店已经倒闭了,附近好几家自己吃过的店都关门了。


△图片来源:受访者供图


福建一家卤味快餐店店主则选择在11月放弃了自己没有盈利的门店,“4月盘了一个店铺,50多平米,月租7000块。每天营业额就600、700元,扛不下去了,只能转让。”根据店主的说法,自己半年亏了近20万元,最后转让时,店里的设备才卖了约5000元。


长沙一家烤肉店亦是如此,据店主讲述,他的烤肉店每月租金6900元,还有400元的物业费,成本太高了,生意也不好,就选择关店了。


△街上关闭的门店,红餐网摄


在北京,红餐网专栏作者翟彬直接形容当地的餐饮市场,“跟外面的气温一样凉”。

翟彬说,在他家附近的一条平日比较热闹的商业街,已经有5、6家临街店铺超3个月没租出去了,“疫情期间都没有出现过这样的情况。”


翟彬表示,部分购物中心晚市生意都比较冷清,多家餐饮门店在做打折促销。“龙湖常营天街地下的一家连锁品牌开业没两个月就关门了,油卤串串、卤山川等几个新品牌撑不过一个月也关了。”


(2)营收惨淡,没有倒闭的都在苦苦支撑


一些仍在营业的餐饮门店,经营情况也不容乐观,大部分门店普遍面临营收下滑的困境。

一家川菜馆老板表示,这个月门店每日营收下滑至8月的一半,最少的一天甚至不及8月日营收的零头。


一位开了多家门店的粉面品牌老板表示,他已经关掉了几家街边店,新开的商场店生意也一般,目前正在考虑其他业务为明年的调整做准备。


△图文无关,图片来源:红餐网摄


从业十几年的成都餐饮人、豪虾传创始人蒋毅则在朋友圈写道,“成都餐饮数据用惨不忍睹来形容都还算温柔的,据说有势头正劲的品牌,旗下门店业绩腰斩……”

蒋毅表示,近2个月成都餐饮业很惨淡,主要表现在两方面。一方面是大家都看得到的餐饮店倒闭、转让惨烈,另一方面是看不到的——有的餐饮店虽然没有转让,但每天都在亏损,生意惨淡。


今年刚在成都开店的一位连锁餐饮品牌区域合伙人也表示,当初开店前后1个月,临街有3家店跟她是差不多时间一起开业的,分别做的是咖啡、奶茶和烧饼的。“几个月后那3家门店,不是贴了转让告示就是好几天没营业了。”

在社交平台、餐饮人朋友圈、各个行业交流群里,也可以注意到,很多餐饮人都因眼下惨淡的行情叫苦不迭。


“开小店亏小钱,开大店亏大钱。”

“今年的餐饮,主打一个参与。”

“最近关门和转让的咖啡店不少,三四线城市做餐饮原来这么难。”

“国庆之后,餐饮行业仿佛迎来了闭店潮。一条20-30米的小巷子,有5家店铺在转让。”

“新开两个月的饭店倒闭了,是今年第三次倒闭。”

“我们小区同时有3家才开业几天就倒闭的餐饮店。”


△图片来源:红餐网摄


小 结


尽管2023年还没结束,但不少餐饮人都有这样一个共识:“今年的生意比往年更难”。一方面,消费下行,客流减少。另一方面,行业涌入大量创业者,竞争压力变得更大。

最直观的表现就是激烈的价格战,从咖啡、茶饮到粉面、快餐、各类正餐,商家纷纷采取降价、推套餐、低价团购等手段。价格战不仅搅乱了餐饮生态,还加速了闭店潮的出现。


在这种环境下,不少餐饮人预测,今年12月底,行业将迎来一次大规模的闭门潮。

正如翟彬所说,“现在就是存量博弈,大店挤掉小店,连锁出清夫妻店。”一批门店倒下的同时,也有一批门店逆势而上。

你是否感受到了实体生意的寒意?欢迎留言分享。

(作者:李金枝 方圆)

版权所有 2007-2023 © 团膳网(Tansent)

经营许可证号:沪B2-20180739

ICP备案号:沪ICP备07009038号-1

公安备案号:31011302005044

总部地址:上海市闵行区联友路118号A309

APP下载 (安卓版)
微信小程序 (微信扫码访问)
团膳网 (公众号)
团膳学苑 (公众号)